What reinforcement we may gain from hope, if not what resolution from despair

当太在乎一个人,失去之后,就会用讨厌,怨恨,来说服自己他或者她不够好,不值得。可是,我们却往往利用这种不理性的偏见,忘记了,我们刚开始在乎他们的理由,刚开始喜欢上他们的优点,feelings dont lie. 还记得他们让你笑的时候吗,笑不会说谎。还记得他们让你担忧的时候吗,出汗的手心不会说谎。还记得他们让你彻夜难眠的时候吗,心跳不会说谎。所以有时候,一定要停下来,回想那些moments。爱,往往就是那个moment。然后知道,他们或者自己的假装的不在意,假装的抱怨,假装的厌烦,都不能改变彼此对彼此的好。 那些最开始,却又最永久的东西。

好怕。未来。

或许有一天忘了你,却忘不了,爱你的感觉。——《别恋》

献给18岁以前的自己

那些无奈和心酸

韩寒《总有一种力量》原文:

  既然转发的两条微博都被删了,那就写些什么吧。

  当我还是少年时,《南方周末》就影响我至深,他陪伴了我的整个青春岁月。后来,我写了很多文章,也编过所谓的杂志,深知了什么叫“总有一种力量,让我们泪流满面”,也深知还有一种力量,让我们无所适从。那种力量管着你说什么,写什么,做什么。文艺和新闻工作者们都要受制这力量,而我们也见不到这些力量的持有者,要沟通和交流更是没门,有时候你求死的明白,他捂住你的嘴告诉大家你很愉悦。

  你可以有那些所谓的自由,因为他们有惩罚你的自由。无论是文学,新闻,影视,你都要花相当的精力用于得到他们的许可。哪怕你想讲讲规则,他们也不明确告诉你规则是什么,以便让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是违反“规则”的。想要符合他们的规则,只有变成他们。我们自审互审,诚惶诚恐,战战兢兢,不停揣摩。他扯住你的衣服,掐住你的脖子,顺便还寄语你跑得更快,唱得更好,为他们在世界上长脸。

  我们几乎没有世界级的作家,导演,报纸,杂志,电影……当然,你可以说,是我们这些从业者能力不济推卸责任;你可以说,民族的就是世界的;你可以说,我们为何要去满足他人的审美;你可以说,伊朗比我们严格多了,一样诞生了XXX;你甚至可以说,我们的熊猫全世界的小朋友都喜欢。也许我才能不够,但至少我不愿意有人可以肆意的删我改我,绑我束我。所以今天的这些声援,不仅仅是为了一份自己喜爱的报纸和那些值得尊敬的记者编辑们,也为了曾经那些境遇更糟糕,结局更惨烈媒体和媒体人,当然还为了我们自己。

  作为一个读者,《南方周末》告诉了我很多。他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,所以当他无力时,当他悲观时,愿我们能给他一些渺小的力量,陪他继续前行。

舍不得哥哥走 好不想长大

為什麼要那麼早起床趕飛機 reminds me of exam times … -.-“

23:24開始

一直都想說,如果有機會,可以好好談談

我還記得你說過我真的很愛過你,還記得那個晚上,那種在你旁邊確清楚的知道你已經不愛我了。

愛過,何不愛了

那天晚上下雨了,我偷偷的把窗帘拉開,看著陽臺和那些大樓,那個晚上的香港我記得好清楚

我真的因為缺乏了安全感,所以我們越走越遠

對,就像他說的一樣,如果當初開始我就選擇了相信你, 我們可能就不會走到那一步

昨天我還在想,如果我們還在一起,就兩年了;還有好多好多的那些年,我們以前說過的

我不恨你,一點都不恨

我知道都過去了

只是我知道,心被撕碎了,在合起來的過程有多痛苦

失去了你,失去了友誼,你懂是什麼感受嗎? 

那些冷言諷語,我想吧他們當成笑話,可我就是不行

因為,你曾經那麼愛我,我也那麼愛你

其實已經好久沒提起這些事了,只是今天看到了這些,又讓我想起了一些過去

我真的要放下了

你不欠我什麼,真的

可能,只是沒有一起履行那些承諾

好好對待她,你們在一起應該會更好